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LED工程灯 >

LED工程灯

775 家创业公司没撑过 2021 年

发布日期:2022-01-15 11:51   来源:未知   阅读:

  在经历了掌声如雷的短暂辉煌后,很多创业公司没能听到新年的钟声敲响,终止在了旧岁的历史篇章里。

  根据时代数据创业公司数据库统计,截至 12 月 22 日,2021 年一共有 775 家创业公司关闭,还有更多创业公司在寒冬中苦苦支撑。

  物流运输、社区团购、直播带货、造车新势力、在线教育……各行各业都有倒下的创业公司,有的甚至还没 火 上一把就直接跌入冰点。

  2021 年以来,站在新能源风口的拜腾汽车,就因烧钱的资本打法最终陷入资金链断裂困境,宣布破产重整;共享衣橱赛道头部企业衣二三也因市场需求红利的流失而迎来了终局;教培行业独角兽学霸君则因相关监管政策间接走进了至暗时刻。

  有的跟随行业萧条而落败出局,有的在烧钱的资本打法中沉沦,面对波诡云谲的创业寒潮,创业公司消失的原因多种多样。

  这 775 家创业公司虽然赛道类别不同,但都释放着创业寒潮多重影响的信号,翻开倒闭名录,我们不难发现,汹涌的寒潮下隐藏的风险还有很多。

  社区团购独角兽同程生活就在与巨头的角力中无奈倒闭,哪怕有同程资本、腾讯以及金沙江创投等投资方近 4 亿美元总融资额的加持也无法绝境逢生,自身造血能力的不足直接造成了满盘皆输的局面。

  消失的创业公司往往都不是突然暴毙,只是在波诡云谲的创业寒潮之下,政策监管、市场竞争、融资困难、疫情冲击等隐患都随潮而动,而创业公司如果在后疫情时代的寒潮中找不到合适的发展路径,出局也是早晚的事。

  据时代数据创业公司数据库统计,2021 年一共有 775 家创业公司关闭,单单一季度就累计关闭了创业公司 725 家,占全年的 93.55%。

  而在应声倒下的 775 家创业公司中,不乏有学霸君、兄弟连、拜腾汽车、衣二三和同程生活之类曾经跑外赛道前列的明星公司。

  衣二三作为共享衣橱赛道活得最久的最后一位玩家,惨烈的出局也标志着共享衣橱模式在当下中国市场的团灭。

  共享衣橱 在共享经济的创业大潮下应运而生,衣二三也深受资本的青睐,但平价高质量国货品牌让共享衣橱赛道失去了发力点,疫情下共享衣服消毒清洁问题也进一步挤压了用户需求空间。

  双重打击之下,去年 8 月,衣二三正式关闭服务结束运营,共享衣橱赛道活得最久的一个玩家也最终倒下。

  有的创业公司坚守到最后一刻,有的却在开始就出局,同程生活就没有那么 抗打 了。

  在社区团购赛道上,同程生活并不是第一家宣布破产的企业,但因其 小而美 的存在,它的破产被业内称为 社区团购破产第一案 。

  成立于 2018 年 1 月的同程生活在社区团购赛道的跃进颇受资本青睐,短短三年半时间就获得 8 轮投资,总融资额近 4 亿美元。

  但在去年 7 月 6 日,同程生活创始人、CEO 何鹏宇宣布同程生活放弃原有社区团购业务,启用新品牌名 蜜橙生活 ,切入团长供应链服务端。

  可就在第二日晚,蜜橙生活发布公告称:因公司几年来经营不善,虽经历多方努力,仍无法摆脱经营困境,因此公司决定申请破产。曾经的明星创业公司,就此倒下。

  2021 年初,教育独角兽学霸君也轰然倒下了,曾经依靠融资成为独角兽的学霸君最终也因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习惯于烧钱的玩法,面临两难的困境,不得已也只能选择关停。

  国内新能源车企的格局已经是蔚来、理想、小鹏争霸的局面,而短短 4 年时间就捧获 6 轮融资,共计 84 亿元的拜腾还是没能破局。疫情之下,拜腾汽车更是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局面,去年 7 月拜腾汽车关联公司正式宣布破产重整。

  数百家创业公司,无论是老牌企业还是独角兽企业,都没能撑过 2021 年。

  据时代数据披露的信息来看,2021 年创业公司关闭最多的是企业服务类公司,有 103 家;其次是电子商务类公司,有 101 家关闭;第三的是教育培训类公司,为 81 家;金融类和本地生活类公司并列第四,均有 58 家关闭。

  商业模式、市场环境、行业政策、资本喜好……创业公司面临重重挑战,练好内功,加强自身造血能力,才是最坚强的壁垒。

  去年 双减 政策一出,整个教培行业就引发了大动荡,创业公司也是战战兢兢。据时代数据来看,今年有近 90 家教育公司宣布死亡,其中不乏独角兽、大公司,甚至在 双减 发布后的 50 天内,每 3 天就有一家教育公司宣布倒闭。

  学霸君、兄弟连、柚子练琴、快陪练等近 90 家 K12 教育公司在创业寒潮中溺亡。

  在社区团购行业,创业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则是巨头。疫情带来的线上买菜需求,创业公司看到了,巨头们也入场了。巨头的进入打破了整个社区团购赛道的发展节奏,可以说直接导致了同程生活的倒下。

  社区团购竞争最激烈的时期,同程生活单笔融资就能拿到 2 亿美金,发展势头迅猛。同程生活从江苏起家,但并不甘于偏安一隅,在融资烧钱的拓展下,通过收购其他企业快速实现扩张,但这带来了隐患。在客单价极低的情况下,还要面临生鲜损耗、退款等问题,导致利润极低,持续亏损成为常态,而 巨头 们在社区团购的赛道上的内卷,更让同程生活命悬一线。

  巨头 们将行业游戏规则从 拼创新 拼执行 转向成了 拼资本 拼补贴 ,阿里、美团、滴滴、拼多多等巨头纷纷祭出价格战 大杀器 ,1 分钱买菜 大行其道,连菜市场的摊贩都感受到了压力,社区团购成为了一场持久战,资本只能押注行业头部玩家,而逐步放弃中腰部企业,同程生活这样的创业公司自然耗不起。

  2021 年倒闭的创业公司中,融资最多的当属汽车交通行业的拜腾汽车,融资额达到了 84 亿元。

  作为曾与蔚来、小鹏、威马并列的造车新势力 四小龙 ,拜腾汽车是含着 金钥匙 出生的,拜腾汽车首款量产车型 M-Byte 于 2019 年在美国电子消费展上亮相,戴雷曾在接受采访时称,该款车型将于 2020 年中正式投入量产。不过,拜腾汽车在烧光了 84 亿融资后,M-Byte 车型仍未实现量产交付,可见自身没有造血能力。

  当时,富士康宣布投资 2 亿美元入局拜腾,合力推进拜腾首款车型 M-Byte 的量产制造工作,力争 2022 年第一季度前量产,加快推动拜腾汽车早日成为新能源汽车一线品牌。

  富士康的入局,给深陷困局的拜腾点燃了希望,毕竟彼时的拜腾虽然造血能力不足,但实际距离量产汽车仅有一步之遥,工厂、样车都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然而经过了半年的磨合之后,拜腾内部股东复杂的博弈和持续的宫斗,让富士康心灰意冷,转身自己开启了造车之路。

  截至目前,拜腾汽车依旧无人接盘,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消息,拜腾汽车关联公司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企业遭强制执行超 1430 万,并且破产清算案件也已经开始执行。

  值得注意的是,据时代数据显示,今年受疫情影响倒下的创业公司仅有 2 家,这也可以看出,疫情并不是创业公司在创业寒潮中折戟的最大因素。

  烧钱、行业竞争、融资能力不足、现金流断裂、政策监管是创业失败的 5 大主因,据时代数据显示,这 5 大主因分别波及了 436 家、428 家、277 家、231 家、84 家创业公司。

  回过头看,倒下的独角兽不少是资本的宠儿,只是烧钱的资本打法已经不太行得通了。

  在曾经教育行业投融资高峰期如火如荼的融资和投放大战中,据黑板洞察数据显示,全年投融资事件数曾达到了 886 起,K12 在线大班课模式以其商业模式和刚需程度获得了资本空前的热情。

  而在教育市场的迅速膨胀和资本头部策略的影响下,广告投放 融资一个亿,广告投放花两亿 的烧钱大战愈演愈烈。

  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曾透露,2020 年全年,资本向在线 亿美元,但在线教育的收入只有几百亿元人民币,意味着 每收一分钱,先花掉两块钱 。

  事实上,自 2019 年 3 月港交所上市以来,新东方在线的亏损便持续扩大。在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下,线上教育同质化愈发严重的局势下,持续烧钱的状态同样拖累着新东方。

  据新东方 2021 财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新东方在线 亿元,较上年同期的 2.505 亿元同比增加 109.0%,销售费用也同比增长了 76.7% 至 5.153 亿元。这些居高不下的费用支出,烧钱打法直接将新东方拖入泥潭。

  就在近日,俞敏洪在其个人微信号上发布了题为《老俞闲话丨努力工作,努力学习,努力寻找新的方向!》的一则推文,迅速在网络上刷屏,新浪微博线 万员工 # 也火速登上热搜。

  在文章中俞敏洪提到,如今新东方的市值跌去了 90%,营业收入减少 80%,员工辞退六万人,退学费、员工辞退 N+1、教学点退租等现金支出近二百亿。

  如今新东方在尝试转型直播带货业务,挣扎求生。这也是教培行业很多公司的缩影,新的一年,它们依然要在寒潮中寻求一线生机。

  在同程生活宣告破产后,同属 老三团 之一的十荟团勉强撑过了 2021 年的创业寒潮,但在近日,也被曝将在未来两三周之内关停湖南所有网格仓,预计年底关闭长沙市所有业务,同时传出员工数量骤降 80%。

  十荟团对此回应称:湖南业务 不存在全部关停 ,员工数骤降说法 不符合事实 。

  但事实上,十荟团发家的长沙大本营情况不容乐观,部分十荟团长沙本地供应商面临账款提现变慢尾款持续拖欠不得不上门 讨债 的情况。

  近期,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团购平台十荟团所属公司北京十荟科技有限公司以商品质量问题、商家上架商品数量错误、商家库存数量设置错误、在包装及运输中损耗等原因未给消费者发货,也未补发并取消订单,被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 30 万元。

  曾经的十荟团也是资本市场的宠儿,仅 2020 年内便获得 4 轮注资,总金额超 4 亿美元。而如今却持续在关仓撤站,节节败退。

  2021 年的寒潮, 卷 走了 775 家创业公司后,不同行业的洗牌还在继续,那些还在苦苦支撑的公司们,能够等来春天吗?